浅感

时间永远是旁观者,所有的过程和结果,都要我们自己来承担

    我那时还不懂,不懂自己可能迟早要伤害一个人,给她以无法愈合的重创。在某种情况下,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要伤害另一个人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村上春树《国境以南太阳以西》

我的世界里,阳光炙热,四季如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微风和你都很独特。
      我站在原地,等风也等你。
      把你写在书上,写在墙上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在梦里。
         我和我的猫都很想你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没有猫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也没有你。

    高尚不是那种单纯的美好,而是对一切事物理解之后的超然,对善与恶一视同仁,用同情的目光看待世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余华《活着》

   我失败地没有抓住任何痕迹,但我喜欢这种一无所有的感觉,它让我干净得像一个死去了多年的人

     我曾经告诉自己,如果能不动真心就尽量别动,如果实在动了真心那最起码要不动声色,这样起码可以不伤自尊,然而,那一刻,我出乎意料地狠狠砸下泪来。转身逃遁,不敢再多看一眼。